• 会长蔡其生: 申博开户娱乐中华总商会绝非老人俱乐部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9-02 14:08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蔡其生日前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时坦言:“总商会早期被人家定位成‘老人俱乐部’或‘有钱人俱乐部’。所以我们过去10年来,一直在调整和改变。你首先要有一个认知,然后要去改变它,就会有计划和步骤,逐步地去进行调整……这就是我们务实和积极克服挑战的方法。”

    沈越 报道

    sheny@sph.com.sg

   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创办于1906年,今年已迈入第110个年头。对这个本地百年华商最高组织而言,它如今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冻龄抗衰老,争取年轻企业家参与、成为总商会的未来接班人。

    过去几年,总商会会长蔡其生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,想更突出总商会的形象、看到年轻企业家传承华商精神,了解做生意除了赚钱,还有一层社会意义。

    他日前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时坦言:“总商会早期被人家定位成‘老人俱乐部’或‘有钱人俱乐部’。所以我们过去10年来,一直在调整和改变。你首先要有一个认知,然后要去改变它,就会有计划和步骤,逐步地去进行调整……这就是我们务实和积极克服挑战的方法。”

    2010年,蔡其生担任总商会副会长时,总商会已修改章程,限定董事的最高年龄为70岁。此后,董事就会失去参选和受委的资格,但可保留名誉董事和荣誉董事的职衔。

    他说:“这么做不是针对年龄,更是要让董事有引退的机制,让更多青年企业家有机会进入董事会。”

    如今,总商会每年筛选新董事时,会特别注意新董事的年龄,让董事会有年轻化的趋势。第57届和第58届董事会成员的平均年龄是56.6岁,略低于第56届的57岁。

    不过,董事会要更年轻化,还是面对一股自然阻力。蔡其生说,二三十岁的年轻企业家多以事业为重,他只期望他们能多参与总商会的活动。

    譬如,今年的一系列总商会110周年庆祝活动当中,有一场游轮交流会,专门针对来自本地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的青年企业家。

    蔡其生说:“我本身也是过来人。参与总商会时,我30多岁。进入董事会时,已40多岁。20至30多岁的商人没时间服务商会,他们当然能参与活动,不会占用太多时间。但董事需要投入时间开会和组织活动。”

    “一般上,企业家到了40岁,事业应有一些成就和成绩,公司有了完整的团队,他们不用时时刻刻都在场,就可以拨出一些时间投入总商会,组织和领导活动。”

    摆脱有钱人俱乐部标签

    总商会过去的“有钱人俱乐部”标签,近年来也逐渐淡化。蔡其生说,董事会成员过去以大企业大老板居多,如今也开始引进不少中小企业老板。

    他说:“这些都是非常成功、具代表性的典型中小企业代表,来自各行各业。他们必须要能以本身的成功经验,作为学习榜样,引领整个商界,尤其是其他中小企业。”

    在这个层面上,蔡其生自认是一名从中小企业走出来的总商会会长。他说:“过去100多年来,很多前任会长的企业,都是从小做到大。可到他们担任会长时,他们的事业已做到很大很成功。

    “我个人觉得,当我接棒担任会长的时候,我的公司还属较小企业,因此我才会有这样的说法。”

    蔡其生于2013年当选为总商会会长。他是印刷包装业者德华工业控股(Teckwah)集团主席兼董事经理,公司由他已故父亲蔡承泽于上世纪70年代初创立,他在1979年加入公司。

    经过40多年的经营,德华从毛虫破茧成蝶,成为一家跨国企业,业务也逐渐转型从生产型企业转为服务型企业,并增添物流业务。公司于1994年在自动报价交易板(Sesdaq,凯利板前身)上市,并于2003年升格至主板交易。

    在我国展开经济转型、政府鼓励中小企业提升和走出国门之际,从中小企业走出来的蔡其生十分了解中小企业的需要和挑战,尤其是由家族经营的中小企业。

    多管齐下协助中小企业

    他指出,90%本地中小企业是家族企业。在外人眼里,不少看似保守,即便政府提供多种援助配套,它们也没积极争取和尝试改变。

    蔡其生说:“它们其实有苦衷,家族里面很可能有协调和沟通上的问题。如果要向政府申请援助配套,公司本身也要掏腰包。投资并不是一年两年的事,关系着以后的可持续发展。当公司没接班人,就会对投资犹豫。”

    他回想起当年从大学毕业,父亲问他是否有兴趣加入公司,协助扩大公司业务、投资工厂与设备,如果他当时说没兴趣,父亲就会打消念头,按原有进度经营公司。

    他说:“所以,从我本身的经验,可以想象很多中小企业,也面对同样的问题。”

    因此,总商会近期从家族企业这条线着手,举办了几场有针对性的座谈会,探讨家族企业的传承和转型,希望借此鼓励家族企业新一代积极投入,帮忙他们的父辈继续提升和发展公司。

    在协助中小企业发展这方面,总商会也在带动其他商会提高能力,以更好地帮助它们的行业转型和提升。明年4月,总商会将连同其他10多家商会入驻国家古迹裕廊镇大会堂(Jurong Town Hall)成立商团中心。

    此举能让多个行业的商会齐聚一堂,共享资源。蔡其生说:“过去,我们一对一帮助中小企业,这可以做得更好。总商会有150多个商会会员,每个有几百个企业会员,如果我们与其他商会相互配合,效率和效益就会完全不一样。”

    总商会过去10年的演变

    1966年,建国总理李光耀曾说过:“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历史,反映着新加坡的历史。”

    建国之前,总商会主要致力于照顾华族福利、兴教办学、赈灾筹款,以及支持中国辛亥革命和抗日战争等。在新加坡争取独立时,总商会成功为华人争取到公民权。建国之后,总商会则更多是利用商贸网络,推动我国的经济发展。招商引资之余,总商会也支持国防建设和讲华语运动。

    过去10年,总商会的角色也在进一步演变。蔡其生说,总商会会长这几年都受委为官委议员,在国会提呈商家业界的想法和建议,主动与各政府部门沟通。

    2010年,总商会走出国门,在上海成立第一个海外代表处,协助商家和商会到中国发展。由于需求增加,代表处在2013年升级为新加坡企业中心。

    2011年,总商会创办的世界华商大会再度回到新加坡举行,让本地企业与世界各地的华商保持联系,帮助它们到海外发展。

    去年,我国庆祝独立50周年,总商会首次颁发杰出华商奖项并举办总商会历史展,弘扬华商精神。

  • 相关内容